公司新聞

當前位置:安川電梯空調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瀏覽文章

電梯民族企業與外資企業打響新遭遇戰
日期:2012-07-17 17:10:34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南寧電梯公司為您分享:外資和民族品牌電梯企業,在經歷了去歲今春的大事件后,此消彼長,市場格局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江南嘉捷、博林特兩家企業先后成功上市,長了民族電梯品牌的志氣。加之前有2010年即已上市的康力,后有正在積極謀劃的東南電梯,民族品牌電梯企業似乎正在迎來自己的春天。

  而這樣的局面從客觀上來說也是“受益于”外資電梯品牌的不爭氣。去年,包括北京地鐵4號線扶梯在內的幾樁事故,讓采購用戶忽然驚覺,原來他們一度迷戀的電梯業老大奧的斯,也會發生嚴重的故障,甚至奪人性命。

  就在上月,號稱上海速度最快的電梯——陸家嘴環球金融中心的一部高速電梯發生故障,導致近20名被困乘客受到驚嚇。而這臺出故障的電梯是蒂森克虜伯從德國進口的電梯。

  某民族品牌電梯企業負責人毫不諱言:“‘奧的斯事件’為我們帶來了機會。借助資本的力量,通過融資升級技術,國產品牌有機會快速縮小與外資品牌的差距,與外資企業爭搶市場份額。”

  一位行業資深人士則分析道,原先多占據低端市場的國產電梯品牌正在奮力往上走,而外資品牌也不再滿足于只做中高端市場,也在爭搶一部分低端市場,這樣兩股勢力相遇,競爭必會更加白熱化。

  而作為使用者,關注的重點或許是在于,這樣的一場遭遇戰會給自己帶來什么。在電梯行業格局的改變中,電梯的品質和安全是否更有保障?這個問題,依然待解。

  上一輪遭遇戰

  民營的電梯企業大多以替外資企業制作零部件或是做代工起家。十幾年前,當外資電梯企業紛紛進入中國市場時,這些企業基本上是無抗衡之力。

  一些企業選擇了與外資品牌合資,比如曾經的中國最大本土民族品牌企業浙江巨人電梯公司,它選擇與世界電梯生產巨頭芬蘭通力集團合資創立“巨人通力”品牌;更早之前的西子電梯公司選擇與美國奧的斯合資創立“西子奧的斯”品牌。此外,出于多品牌運作的戰略,奧的斯還與蘇州江南電梯有限公司合資成立了蘇州江南快速電梯有限公司(“快速”為奧的斯旗下的品牌)。后來蘇州江南快速電梯有限公司合資的中外雙方發生分歧,奧的斯全面接管“蘇州江南快速”,并在后續的股權變更中占100%的股份,則為后話了。而原江南電梯廠部分改制成為民營企業,即今年成功上市的蘇州江南嘉捷電梯有限公司。

  在過去長達十幾年的時間里,外資電梯企業(包括獨資和合資)占據了中國電梯市場至少80%的份額。值得指出的是,占據這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的外資企業,最多不過20家,而剩下20%的市場份額,則由三四百家本土電梯企業爭奪,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

  然而,在一片合資和并購的浪潮中,也有堅持者,比如,首個登陸資本市場的康力電梯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總裁王友林曾說過,康力電梯之所以放棄許多合資發展的機會,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振興民族電梯企業,向世人證明,本土電梯企業也可以在高端項目中占據一席之地,打破國外品牌壟斷高端項目的堅冰。同時,他還表示,散裝只能裝出產品,卻永遠裝不出核心技術,創不出名牌。正因如此,康力不斷擴大生產基地的規模,并且在研發上投入更多資金。在成功上市的同年,康力還研發成功了國內第一臺7米/秒超高速電梯,打破了外資品牌在超高速電梯上的壟斷。

  此消彼長

  業內人士皆表示,在超高速電梯方面,本土品牌和外資品牌確實存在一定差距,但在中低速電梯方面,尤其是3米/秒以下速度的電梯,無論是在技術上還是品質上,兩者并無任何差異。

  “事實上,一些外資品牌也是靠組裝,從各個零部件廠家進行采購,再運送到現場進行安裝,其所謂的生產基地,充其量也就是物流中心。同時,它們也和國內的一些小企業一樣,會采購一些小廠家的產品。”一位業內資深人士表示。

  的確,中國快速增長的市場,就如同“夏娃的誘惑”,似乎在讓外資品牌逐漸偏離其在國外走過的軌道。一家外資電梯企業人士私下對記者說:“在國外,企業商業賄賂行為是比較少的,但到了國內,所謂的本土化經營,請客、送禮,靠關系拿下訂單的方法,外資企業同樣運用得得心應手。”

  他同時透露,其所在的集團有一套非常嚴格的生產、驗收、安裝、維保的標準,在國外都是嚴格執行的,但到了國內,公司也陷入了過度追求業績的狂熱中,對一些不嚴格按照標準去做的情況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以至于一些老員工也看不過去”。

  一家安裝公司的工程師則對筆者講述了這樣的例子:按照慣例,同一批次的電梯在出廠之前,至少有一臺要經過組裝測試的程序,以保證零配件之間運行無礙。“但在實際操作中,我們有時會碰到零配件不相匹配的現象,這說明電梯在出廠前根本沒有經過安裝測試。這種情況在大的外資品牌中也時有出現。”

  “過去一些大的工程在招標時,會設置很多門檻,民族品牌電梯根本無法入圍,這說明采購方對外資品牌過度迷信。”北京市電梯商會會長繆步升說。

  但在去年的“奧的斯事件”之后,康力、江南嘉捷等本土電梯企業均表示,民族品牌獲得新的機遇。

  以康力為例,其先后中標蘇州地鐵、哈爾濱地鐵等市政重點工程,并進入中央國家機關電梯定點招標采購的名單,在中高端市場上占據了一席之地。

  另一方面,外資品牌也在放下身段,積極進入保障房市場。但公認的一點是,在低端市場上,外資品牌的性價比遠遜于本土品牌。

  加速到來的洗牌

  領先的本土品牌不斷突圍,原先高高在上的外資品牌不斷下探,兩者碰撞,會出現怎樣的結果?“會加速行業的洗牌。”多位業內人士均如此認為。

  “這些年原材料、零部件一直在漲價,但電梯的售價基本上沒怎么漲,利潤不斷地受到擠壓。一些有實力的電梯企業還在擴建廠房,事實上資金鏈已經緊繃了,通過上市融資,它們率先突圍了。剩下一些小企業,在夾縫中生存,維持不下去只有出局。”上述業內資深人士表示。

  一位外資品牌的經銷商銷售經理則通過這樣一個細節來講述行業悄然發生的變化:“過去,外資品牌在找我們安裝電梯時,都是定好價格的,沒有商量的余地,而且,合同中對回款會有一些霸王條款。但是,從去年以來,我們開始有一些議價的空間,這說明外資品牌也不再像過去那么強硬。但對于不具有實力的安裝公司,它們依然沒有議價的可能性,只能勉強生存,很有可能哪天就活不下去了。”

  這位人士表示,只有將那些小的公司淘汰掉,減少競相壓價、惡性競爭的現象,電梯的品質才有可能得到保證。

  但也有不同的觀點認為,電梯行業依然保持著快速的增長,在過度追求業績的瘋狂氛圍中,電梯企業各種違規操作的行為依然很難避免,“假以時日,它們現在挖下的坑會把它們自己埋葬掉”。

 

編輯:廣西南寧電梯公司

 
客戶服務
 
极品飙车赛无敌版